林羽江颜小说

第一百三十五章

4个月前 作者:晗宝

就这样一行四人分为两组朝着各自的目的行进,万俟孤尘和陌子桑回北越,绝尘负责护送着曲悠七回苗疆。

此时的苗疆尤煌已死,尤匀也不在禁地之中,相比于北越而言,反倒安全许多。只要绝尘和曲悠七一路顺利得当,回去拿下了苗疆的掌控权甚至还能够带兵增援北越。

万俟孤尘除了来救陌子桑之外,得到苗疆的援兵则是他第二个目的。尤匀的叛乱,北越国的普通士兵可解不了。

果然不出万俟孤尘所料,待他与陌子桑回到北越国地界的关卡之时,已经是城门大开,所到之处物什散落一地,毫无人烟。

“桑儿小心!”两人行走于城中之时,陌子桑身侧一道暗箭直指她而来。还没等陌子桑做出反应,万俟孤尘便将她拉到身后。

万俟孤尘抬手之间一道暗器将飞来暗箭打落,暗箭落地一刹那化作黑烟消散而去。

“苗疆异术?”陌子桑知道现在不是谈论那些儿女情长的时候,若是性命都没有了,那么一切都是子虚乌有。

“不好,事情有变。”事到如今万俟孤尘只能先去自己的王府探一探究竟,如果没有异样再探宫中消息。

念及至此,万俟孤尘以最快的速度带着陌子桑朝王府而去。殊不知,此刻的王府也乱成了一锅粥。

“圣上有旨,万俟孤尘私募兵士,意图谋反,着押解进宫听候发落。”王府门前,宣旨太监读完了圣旨,眼神示意身边禁卫军去府中捉人。

“大胆,此乃王府,尔等也敢擅闯!”万俟孤尘不在,做主的现在只有万俟孤尘府上的老管家。

这位老管家是从万俟孤尘出身就跟随在他身边照料之人,万俟孤尘到了年岁出宫开府之后自然也就随着出宫。

这些年要是没有老管家的悉心照料,万俟孤尘很可能已经年幼之时便死于宫中,更别提出宫开府了。

正准备强闯的禁卫军听见老管家的话,停下了脚步,等待着听候宣旨公公的下一步吩咐。谁都不愿意当这个出头鸟,谁也不愿意轻易浪费了自己的性命。

“老管家,你也是宫中的老人了,还是将王爷叫出来随咱家进宫去,或许还能留个全尸。”宣旨公公是方皇后那边的人,这时候的宫中已经被皇后的亲信所占据,太子也已经拿到了玉玺。

所以在他看来,这万俟孤尘以及所有的皇子都是粘板上的鱼肉。与太子一党的皇子们自然是封王封地加官进爵,不是太子一党的,比如眼前的万俟孤尘,当然只有去见列祖列宗的份儿。

“你好大的胆子,且不说王爷此刻不在府中,即使在府中,你这番言论也是杀头之罪!”且不说这莫须有的罪过王爷根本不曾做过,这太监一看就是方皇后那边的人。

这个时候的王爷不在府中,他身为王爷的人,就一定要替王爷看好了这座王府。今日禁卫军若想进府,那就必须从他身体之上踏过去。

“咱家身负皇命,你一个王府管家说破了大天去也岂敢阻拦了圣上的意思!”宣旨公公示意禁卫军继续进府搜查,一定要把尘王以及他私下里屯兵的证据找出来。

得到了宣旨公公的意思,禁卫军朝王府行进。今日的恶战不可避免,他们都是为了皇家做事,谁也没有权力拒绝,哪怕献出自己的生命。

“拦住这些乱臣贼子!”老管家也不示弱,吩咐府中亲卫阻拦禁卫军,今日的事情肯定一早就被皇后安排好了,否则这些人怎敢明目张胆来到王府?

禁卫军和府中亲卫实力比较很快就有了分晓,上前妄图进府的禁卫军们被阻拦并且打伤在王府门口。

宣旨公公是皇后的人,可这禁卫军却是正规皇家军队。只是打伤那就不算是犯上,所以他也只是让亲卫拦住他们。

“今日抓住了尘王找到罪证之人,圣上允诺其加官进爵!”宣旨公公一看眼前的情况着急了,这些禁卫军都是些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军队,可今日他得到的命令就是一定要将尘王带回去复命。

万俟孤尘的亲卫那都是跟随他刀口舔血从战场以及各种明争暗斗中活下来的,眼前的禁卫军就算再来个百人,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这是皇后的命令吧?”就在双方水火不容剑拔弩张的时候,万俟孤尘带着陌子桑回到了王府。

刚到王府就看见眼前壮观的景象,这方皇后对父皇留下的子嗣可真是急于下手啊!

“来呀,将尘王拿下!”眼见他要找的人就站在眼前,宣旨公公大手一挥禁卫军便朝着万俟孤尘而去。

找不到证据把人抓走也是可以的,证据可以伪造。皇后娘娘已经承诺过,待到太子殿下登基,他就是新皇身边的统领太监。

这份殊荣让他甚至忘记了万俟孤尘的功夫究竟有多深不可测,让他以为自己已经站在了权力的最顶端。

眼前的禁卫军人数虽然多,可都是一群乌合之众,抬手之间,跟随宣旨太监前来的所有禁卫军一瞬间化为乌有。

“你你你,你竟敢!”宣旨公公被万俟孤尘的举动吓到了,要知道他带的那都是经过国师大人加强过的禁卫军。

万俟孤尘就这么一出手,竟然将所有的禁卫军全都杀死了。这让他如何不恐慌,现在的他除了手中的圣旨,就是一个光杆司令。

只要万俟孤尘愿意,他的小命丢掉也不过就是弹指一挥间!

“怎么,你不是还想抓了本王进宫?还是说皇后吩咐你在半路将本王杀掉?”这些禁卫军也已经被苗疆异术所污染,皇宫之中必定有变数。

“王,王爷饶命啊!小,小的只是奉命行事……”宣旨太监这下彻底被吓傻了,现在这个情形,就算是给他金山银山他也要有命去要啊!

“滚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叫她束手就擒,否则别怪本王不客气!”万俟孤尘经过宣旨太监身边,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万俟孤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这个宣旨太监却已经被他的气势所吓到,双腿不停颤抖,生怕也跟禁卫军一般被万俟孤尘给杀了。

“你,你,你等着!”听到万俟孤尘的话,他知道自己的小命算是保住了,直到万俟孤尘从他身边离去,他才转身抬腿就跑。

一不注意脚下的石头,宣旨太监被噗通一下绊倒在地,摔了个嘴啃泥。即便是这样,他也不敢多做停留。

一场闹剧般的捉拿就这样结束了,万俟孤尘算是顺利回到王府,也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安顿好陌子桑,再一次进宫去解了皇宫的危机。

“桑儿你留在这里等待本王,若是有变动,我吩咐了管家带你进宫。”对于陌子桑,万俟孤尘永远都是轻柔的话语,温柔的眼神。

“好。”陌子桑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她当然不会此刻去添乱。一场恶战即将到来,她能做的就是在后方帮助万俟孤尘准备好所需的伤药以及一切所需要的东西。

“老管家,府上有多少亲卫?”万俟孤尘准备清点了人数就朝宫中而去,要是只单单是方皇后也就罢了,他担心的就是尤匀。

他杀了尤煌,如果遇到尤匀,他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报仇,一定会不择手段杀了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