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番之一指半的深度(1/2)

司韶想起,他曾扮成女孩子,潜入飞鸿殿想要刺杀她。他没有杀死她,却被她捡来养。这一养,就是这么多年。

司韶真的认为,胡颜是个充满神奇味道的女子。在飞鸿殿里,他都不曾见过她的脸,便对她动了心。那种感觉,模模糊糊,却又真实的存在。不可否认,他一直想杀了她,却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这种矛盾的心理,让他渐渐明白了自己的感情。

如今,他也算是修成正果了吧?

司韶的视线在胡颜的身上滑动,最后停在她撅起的屁股上。也许,离修成正果,还差那么一指半的深度。

司韶的脸颊飘然爬上两团红霞,呼吸又粗重了几分。

胡颜回头,看向司韶,道:“问你个事儿。”

司韶收敛了心思,冷着脸道:“说。”

胡颜道:“你身体里有剧毒,对吧?”

司韶点头。

胡颜道:“万一你咬到自己的舌头,怎么办?”言罢,自己笑得前仰后合。

司韶扭头,嘟囔道:“这个问题,你以前就问过。”

胡颜用手背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道:“你不是没回答过吗。”

司韶看向胡颜,道:“你如此好奇,不如自己亲自来试试。”言罢,双颊又红了。

胡颜走到司韶面前,用沾了面粉的手,在司韶的脸上抹过,留下一道白痕。她笑颜如花,玩笑道:“我怕你毒死我啊。”

司韶望着胡颜愣住了。一颗心怦然跳动,一声高过一声,好似要蹦哒出他的喉咙。

胡颜趁着司韶愣神的工夫,继续去和面。

司韶回过神后,直奔胡颜而来。却因一颗心都扑在了胡颜身上,忘了脚下还有门槛儿。 他被门槛绊倒,一头栽在了地上。

胡颜哈哈大笑,前仰后合。傅千帆要她笑,司韶等人希望她幸福,她又怎能将自己浸泡在感伤中?珍惜眼前人,是她用了百年才明白的幸福箴言。

司韶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地扑向胡颜。

胡颜从窗口跳出,司韶紧随其后,抽出长鞭,开始捉妖。二人由地面扑腾到了房顶,又由房顶来到树上。胡颜往树下跳,司韶长鞭一甩,缠住胡颜的腰肢,将她吊在半空中来回摆动。

胡颜道:“我没用劲儿,你却拼命,这样不太好吧?”

司韶扯着长鞭把,跳下树,与胡颜面对面一同吊在树上。

他用另一只手,捏起胡颜的下巴,道:“看你还往哪里跑?!”

胡颜挑眉道:“怎么?这位大侠,想要毒死我,为民除害?”

司韶的眸色深了深,带着三分小心地问:“可以吗?”

胡颜笑而不语。

司韶有些羞恼,道:“你若身体不适,只说不适的,我也不会强求你什么。若……若可以,我……我很想抱你…… 呜…… ”

胡颜探头,吻上司韶的唇,对他道:“想不想陪我到尽头?”

司韶点头,眸光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胡颜吟唱着,将血喂入司韶的口中。

她不想厚此薄彼。若非身体的恢复能力傲人,她怕是要死在这上头。

当然,她最不能厚此薄彼的事,乃夫妻合欢之事。

一个个儿都是久旱逢雨露,如魔如狂,折腾起人来,就跟玩命似的。

幸好,她在敌人的操练中,已成为百折不挠的人。精神如此,身体亦如此。有时候,成全一个人的,往往是他的敌人。

许是知道司韶不易,竟没有人来小院打扰。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傲娇学霸从良记一剑乱天机凤睨天下佣兵少主混都市玄武裂天上善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