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三章:火烧女尸(1/2)

但见,大鲟鲨那张开的巨口中,赫然躺着一名女子!那女子脸带复古纹样的银制面具,披散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身上穿着一套做工考究的红色衣裙。衣裙潮湿,裹在女子的身上,致使其凹凸有致的身形一览无余。她的脚上没有鞋子,两只秀美的纤足白得近乎透明。

女子的衣裙在腹部有一个切口,曲南一探头看了看,发现女子的腹部有剑伤。看样子,女子是被剑刺穿而忘。看伤口,这伤应该是六七天前留下的。看尸体,却不见僵硬和尸斑。

曲南一知道,那些神神叨叨的人手中,总有一些诡异的术法,能产生一叶障目的效果。虽看女子的衣裙,看不出品级,但从那面具的图纹上便可以断定,这是一个祭司。

凡为祭司者,无论品级,皆属行恶之人!

曲南一微微皱眉,眼中划过深刻的厌恶。

衙役们见曲南一一个人在那里探头查看,强行按下拔腿就逃的心思,硬着头皮来到曲南一的左右。

曲南一向后退开一步,转身走至浅滩处,蹲下,用河水洗了洗手。

衙役头李大壮试探着问:“大人,您说这东西,是人还是鬼?会不会尸变啊?属下知道这一代有祭河之说,不知道这个女尸算不算是祭品。依属下之见,这种东西躺在河神爷的嘴里,怎么看都有点儿邪性,咱还是离她远点儿吧。”

曲南一站起身,又打量了那妖物两眼,这次回道:“这衣裙做工不错,面料上乘,应不是周围村落能供奉起的祭品。”

不知道是不是李大壮的错觉,他觉得县令曲南一在说道“祭品”两个字的时候,有种咬牙切齿的劲儿。

曲南一面沉似水,吩咐道:“大壮,你带人将这个女尸焚烧掉,免得引起麻烦。其余人将河神爷恭送回河里。”

曲南一吩咐完,转身欲走,族长却连忙凑了过来,弓着腰,一脸讨好地说:“县太爷,您看,咱是不是要整口像样的棺材,才好装那女尸去焚烧啊?”

曲南一点了点头,笑道:“既然族长有这份心,那此时就由族长全权负责了。”

族长一听便知道,这县太爷是不打算拔毛拨银两了,忙道:“使不得使不得,此事儿还请县太爷定夺,我们这穷乡僻壤的,没那些个见识。若没口棺材,就怕……呵呵……这心里不安呐。”

曲南一笑吟吟地看向族长,族长的心里直打突,扬手一拍脑门,道:“瞧小老儿这点儿出息!小老儿这就是让人抬来一口薄棺。还请县太爷稍等片刻,为我们青苗村压压镇。您呐,可是探花郎,文曲星转世呐,没您在场,小老儿心里慌啊。”

曲南一做出请的手势,示意族长自行去忙。族长转身去安排薄棺的事儿,曲南一也不知道打哪儿摸来一根钓鱼竿,竟坐在河边垂吊了起来。

少顷,有村民将薄棺抬了来。

村民们不敢上前去拉扯那女尸,曲南一只好放下鱼竿,站在薄棺前,吩咐衙役头李大壮带人将女尸从大鲟鲨的嘴里捞出来,送进薄棺中。

李大壮等人找来六根棍子,探入女尸后背,将起抬起,准备送入博棺材中。

就在此时,一阵凉风突然刮过,女尸的红色衣裙哗啦一声乍起,裙摆擦过曲南一的脸颊飞舞着,那白得近乎透明的脚尖,轻轻擦过曲南一的唇瓣,留下一片滑腻的触感和冰凉的冷意,所有人都觉得汗毛在肌肤上抖了三抖。与此同时,那女尸的手臂竟然从身侧滑落,吓得衙役们松了手中棍棒。女尸就在曲南一的面前,由空中咚地一声掉落到薄棺中。衙役们不敢去看,纷纷向后退开一步。

曲南一心生怒意,皱着眉后,用食指狠狠地擦拭了一下唇瓣,一边探头看向那个死了还敢张扬的女尸,一边吩咐道:“找来木钉,将棺材封死!”

一阵剧痛,将胡颜震醒。她突然睁开眼睛,通过狭小而粗糙的棺材木板,望向那个正探头看向自己的男人。

四目相对,悄无声息。

曲南一心中震惊不已,那女尸明明已经气绝身亡,此刻竟然睁开眼睛看向自己!那双眼睛黑白分明,灼亮得吓人!曲南一忘记了呼吸,静静地与那双眼睛对视着。起先,他怀疑自己看错了,但观她胸口,确实在微微起伏着!毫无疑问,她活了!死而复活,必为妖!

胡颜的神智有些不清楚,心中亦是恍惚。这是哪儿?她怎么会在这里?面前的那个男人是谁?她好像被装在了棺材里?脑中的思绪十分混乱,浑浑噩噩中总算摸到一条有用的信息,那就是——她被救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傲娇学霸从良记一剑乱天机凤睨天下佣兵少主混都市玄武裂天上善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