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587 死亡谷(1/2)

吼!

一声震天般的咆哮声蓦然响起,震的丁宁大脑一阵轰鸣,神魂都不受控制的险些被震出来,鲜血跟不要钱似的向外狂涌。

那些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距离远的还好,只是被震的晕了过去,那些距离近的则毫无反抗能力,被震的身体瞬间炸裂,死于非命。

“特么的,那家伙竟然也是个不朽级的怪物。”

丁宁惊恐的看着教堂深处,默默的为伪人皇默哀,丝毫不敢停留的瞬间化为一道长虹向远方遁去。

在他身后,一道融入黑暗中的身影快速飘来,瞬间和他合而为一,惶惶不可终日的落荒而逃。

“空间之钥?”

伪人皇刚刚接近那散发着浓郁血腥味的怪物,就被一声咆哮给震的倒飞而出,大惊失色下正要转身跑路,却猛然再度察觉到了空间之钥的气息,毫不犹豫的转身向丁宁逃走的方向追去。

那怪物刚刚脱困正要大显身手呢,没想到眼前的敌人却不战而逃,这让他勃然大怒,脚下一步迈出,就追着伪人皇而去。

东方教的强者们面如死灰,正认命的等待死亡降临时,没想到那邪恶的存在竟然就这样走了。

轰隆!

还没等他们露出死里逃生的喜悦笑容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让他们的笑容陡然间凝滞在脸上,惊恐的看着地面疯狂塌陷,瞬间成为一个巨大的天坑。

噗!

一具看不清楚模样,浑身被拼凑在一起的破碎合金团团包裹住的人形生物破土而出,一双冷漠无情的死灰色眸子只是淡淡一扫,就让诸多强者头皮发麻,一股凉气直冲天灵,情不自禁的瘫软在地,连大气都不敢喘。

那仙尸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就立刻转移了注意力,用力一吸,无数透明的尸气被它吸入腹中。

似乎对这些尸气有些看不上眼,那仙尸眯了眯眼睛后,感应了一下方向,脚下一步迈出,竟然追着那邪恶怪物而去。

转眼间,两大不朽级怪物就消失无踪,劫后余生的东方教高手都愣在了那里,一名身披主教袍服的老者地位最高,语气急促而沉重的吩咐道:“快,快向牧首们禀告,并通报教皇,血祖该隐脱困了,这已经不是我们有能力能够处理的事情了。”

东方教的强者们闻言,不少人微微垂首向老者行礼致意后,瞬间向四面八方而去。

血祖该隐的脱困是人间的一大浩劫,将会再度掀起腥风血雨,令生灵涂炭,没有任何人敢掉以轻心,必须要第一时间上报。

特别是他们神圣教廷,镇压了血祖那么多年,若是他采取报复,神圣教廷必然是首当其冲。

而那位大主教是在场中人身份地位最高的一个,完全可以借汇报之名离开这个危险之地,但他却没有这样做,而是选择了留下,这让他们如何能不心生敬意。

吼!

虽然已经不知道跑了多远,丁宁却依然能够听到后方传来的恐怖咆哮声。

这让他欲哭无泪,连找个安全的地方传送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竭尽全力的快速狂飞。

心里却把伪人皇骂的要死,你特么的逃命就逃命呗,没事跟在老子屁股后面干什么,这不是给老子找麻烦嘛。

伪人皇此刻也想哭,他本是察觉到空间之钥的气息才紧追不舍的,没想到那恐怖的血腥怪物竟然紧跟其后。

这让他很不爽,还很牛气的回头跟那怪物打了个招呼……

好吧,结果很悲催,那怪物只是轻轻一巴掌就把他拍的口吐鲜血倒飞而回。

这下他哪里会不明白,这怪物已经牛逼的突破了天际,仅凭着肉身力量就能轻松的完虐他,还不跑难道留下等死吗?

可他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啊,那怕是转向也会浪费一点点的时间的,这一点点的时间放在平时自然是无足轻重,但在此时此刻,那简直就是生死时速啊。

更何况,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是被丁宁给坑了,就算死他也要拉着丁宁陪葬,不跟在他还能跟着谁。

事实上,带给丁宁威胁最大的不是那血祖该隐,而是那具可怕的仙尸。

仙尸毕竟是尸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根本不受天道管制,更没有天地桎梏的限制,若不是它无法飞行,只能在地上奔跑,恐怕,它早就抓住丁宁了。

而且这仙尸明显是奔着丁宁来的,在经过血祖或者是伪人皇时,都对他们视而不见,就紧紧的跟在丁宁的身后,一副不追上他誓不罢休的模样。

丁宁想哭,一边拼命狂飞,一边苦着脸暗自嘟囔着:“奶奶的,老子又没招你惹你,从某种角度来说,你还是拜老子所赐才能脱困而出,你应该感谢老子才对,为啥就盯着老子不放了呢?”

可惜,这个问题注定得不到答案,仙尸如同风驰电掣般全力奔跑着,没有丝毫力竭的征兆,仿佛跑到天荒地老对它来说都不算个事似的。

天上有血祖,地上有仙尸,丁宁这次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

“奶奶的,老子拼了,我就不信一具尸体也能懂阵法。”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总裁爹地,妈咪9块9!明月知我意权门贵嫁爱你的宿命重生相师:名门第一继承人穿越八零之军妻养成计划